迪斯苹果浏览器

5.0

主演:未知

导演:约翰·道尔 

迪斯苹果浏览器 高速云播放

迪斯苹果浏览器 高速云M3U8

迪斯苹果浏览器 剧情介绍

BBC与HBO将联合制作纪录片[D·B·库珀之谜](The Mystery Of D.B. Cooper,暂译)。约翰·道尔([我的山达基电影])执导。影片将揭开D·B·库珀的神秘面纱。1971年11 详情

D.B.库珀介绍的英语文章

现代交通四通八达,飞机、火车、汽车、轮船,能把我们带到任何想去的地方。自从飞机出现后,人类像鸟一样展翅翱翔于蓝天的梦想终于成为现实。乘坐飞机,我们不仅能够畅游世界各地,而且大大缩短了消耗在旅途中的时间。如今的航空运输中,波音727飞机无疑是个重要角色,它以优越的性能和舒适的环境在众多类型的商用飞机中脱颖而出,不断满足着人们对飞行的渴望。不过,它的设计也是在不断的飞行实践中一步步完善起来的,比如安装在飞机尾端的“库珀开关”,就是为了弥补以往设计上的缺陷而发明的。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,波音727飞机尾部的舷梯是从机舱直通下去的,这为紧急跳伞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。在当时,其他类型的商用飞机都不具备这一条件。但是,劫机分子正是利用波音727飞机的这一特点,先后两次成功劫机。后来,为了防止类似的劫机事件再次发生,设计人员对波音727飞机尾端出口的舷梯做了重新设计,安装了一种能够防止在飞行时放下舷梯的装置,并将其命名为“库珀开关”。现在,所有的波音727飞机都装有“库珀开关”。提起发明这个开关的动机,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。“库珀开关”这个名字本身,也有着不同寻常的来历。Ⅰ、神秘乘客1972年4月7日这一天,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855次航班像往常一样,开始了由纽约到洛杉矶横跨美国本土的长途飞行。在途中,这架波音727飞机将在科罗拉多州首府丹佛的斯泰普尔顿国际机场作短暂停留,以便搭载更多的乘客。这架飞机的机组人员包括机长杰拉尔德·赫恩、副机长肯特·欧文、乘务员黛安·皮尔西等六人。这六个人同飞一次航班已经很多次了,相处得非常融洽。机长赫恩在机组人员中最为年长,他性格沉稳,飞行经验丰富,遇事处变不惊,深受大家的信赖。副机长欧文也具有多年的飞行经验,他性格直爽,乐于助人,年轻的乘务员们都把他当作兄长一样看待。黛安是乘务员的领班,她长着一头浓密的黑发,下巴和鼻子尖尖的,嘴唇薄薄的,脸庞瘦削,眼睛凹陷,睫毛浓密,给人一种非常精明能干的感觉,工作中的她也确实如此。每次飞行中,她都能非常圆满地完成自己的工作,经常乘坐她的航班的乘客都知道,如果在飞机上遇到问题,只要找黛安,都能得到满意的解决。这不,飞机刚刚在斯泰普尔顿国际机场平稳降落,她就和其他几名乘务员忙碌起来,为迎接中途登机的乘客做准备。一切准备就绪后,乘客开始登机了。首先登上飞机的是一名狱警和一名戴着手铐的犯人,他们是通过特殊通道先行登上飞机的。这名狱警大概30岁左右,身着便装,表情严肃。犯人是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,长着鹰钩鼻,面色阴郁。他是一名越狱的逃犯,在丹佛城外被警方抓获,现在要被押送回圣昆廷监狱。当时的飞机乘客一般都是游客或商务人员,但是这种押送逃犯的方式也很常见,所以机组人员并没有觉得意外。狱警和逃犯登上飞机后,按照规定,狱警将逃犯的手铐打开,但是寸步不离其左右。黛安像对待其他乘客一样,满脸微笑地把两个人领到20排过道左侧的位置上,这是这架飞机的最后一排座位。对于押送逃犯来说,这样的位置再合适不过了,它既经济又安全,而且可以避免在众多乘客中引起紧张的情绪。逃犯在里,狱警在外,两个人坐定后,其他乘客开始陆续登机。当时,飞机上的安全程度非常低,乘客及其行李无须接受金属探测器和X光透视检查就能登机,一旦出现意外,一切都要靠机组人员自行解决,所以他们必须处处小心。当乘客停止登机后,机组人员开始做起飞前的最后准备。黛安沿着机舱过道从前往后检查,她一边核对登机人数,一边检查乘客随身物品的摆放情况以及乘客是否坐对了位置,提醒乘客系好安全带,同时对个别乘客的提问做出回答,既细致又周到。当黛安走到机舱尾部时,她发现20排过道右侧的座位,也就是20-D空着,于是问坐在20排靠窗位置上的乘客:“先生,这个座位上有人吗?”靠窗位置上的乘客是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,他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正全神贯注地读着,一看就知道是个学者。听到黛安的问话后,他抬起头看了看黛安,又看看了旁边的座位,说:“不太清楚,我一直在看书。我记得我上来的时候这个位置就是空的。”“哦,谢谢!”黛安道了声谢,又到过道左侧查看了一番,坐在那里的狱警和逃犯一切正常。黛安又回头看了看过道右侧的空座位,心里觉得很奇怪。机场的售票记录显示,这个位置的机票已经售出了;而登机记录也显示,持有这个位置机票的人已经登机了。况且,自己从机舱前部一直走到这里,并没有发现哪个人坐错了位置。这名乘客究竟到哪儿去了呢?黛安正想着,只见那名逃犯冲她摆了摆手,然后又指了指洗手间。黛安会意地点了点头,向洗手间走去。洗手间就在20排后面的过道旁。黛安来到洗手间门口,发现门上方的标志显示洗手间里有人。黛安心里觉得很奇怪,因为如果有人在洗手间里,飞机就无法起飞,一般很少有人会在这个时间去洗手间。黛安轻轻地敲了敲洗手间的门,问道:“有人在里面吗?”没有人回答。“有人在里面吗?”黛安又问了一声,还是没有人回答。黛安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,里面没有任何声音,于是她用手轻轻推了推门,没有推动,很显然门被从里面反锁住了,这更证明里面有人。“有人在里面吗?请快些,飞机要起飞了。”黛安又问了一声,里面还是没有人回答。黛安心里突然紧张起来,难道发生什么意外了?就在黛安打算去向机长报告这一情况时,洗手间的门突然从里面推开了,一个头发长长、留着小胡子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。他身穿一套黑色西服,里面是白衬衫和黑领带,从装束看,很像是商务人员,可是令人奇怪的是,他眼睛上戴着一副宽边大墨镜,手上戴着一双黑色皮手套,这和商务人员的装束显得格格不入,看上去怪里怪气的。黛安从事飞机乘务员工作也有不少时日了,见过不少奇装异服、行为古怪的乘客,但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怪异的人,她一时愣住了。这名乘客从洗手间里走出来,什么也没说,径直走到20-D位置上坐下。“咦,发生什么事了……”逃犯侧过头,目光随着这名古怪的乘客移动,嘴里喃喃自语着。“安静点儿,不许东张西望!”坐在逃犯外面的狱警命令道。逃犯看了狱警一眼,正过身子,默不做声了。这一意外的小插曲结束后,黛安和其他乘务员又检查了一遍机舱,核实一切无误后,黛安拿起话筒开始播报飞行注意事项。一切准备就绪后,飞机起飞了。黛安老觉得20-D座位上的那名乘客有点儿不太对劲儿,于是她查阅了旅客登记薄,发现这名乘客登记的姓名是J·约翰逊,和其他乘客一样,他也是用现金购买了一张单程机票。在当时,信用卡还没有普及,乘客无需出示任何带有本人照片的身份证明就能购买机票,所以一旦发生意外,很难确定乘客的真实身份。“但愿一切平安无事!”黛安一边在心里念叨着,一边像往常一样继续为乘客服务。飞机像大鸟一样在蓝天白云中穿行,机舱中的乘客都很安静,有人靠在椅背上打盹,有人望着窗外静静想心事,有人向乘务员要来杂志随手翻着,漫长的空中旅途让乘客们都显得无精打采的。黛安和其他乘务员不断在机舱内巡视,以便对乘客在飞行中遇到的问题或困难给予及时的解决。当飞机飞到落基山脉上空时,黛安又一次巡视机舱。她从头等舱开始,一排座位一排座位地往后走,有名乘客口渴了,她拿来了饮料;有名乘客睡着了,手里的杂志掉在地上,她帮忙捡起来。就在这时,从机舱后面匆匆走来一名男乘客。他四周张望了一下,然后在黛安身边站住。他悄悄拽了拽黛安的衣角,黛安抬头一看,原来是坐在20排右侧靠窗位置上的那个中年学者,只见他神色慌张,眉头紧拧,鼻尖上已经渗出了点点汗珠。“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?”黛安和颜悦色地问。中年学者没有回答,他神色凝重地向四周看了看,然后俯身凑到黛安耳边悄悄地说:“我旁边的那个人,那个人……”黛安见这个人紧张得有些语无伦次,于是安慰道:“别紧张,慢慢说。”中年学者咽了口唾沫,尽量压低声音说:“我旁边的那个人,有手榴弹……”“什么?”黛安顿时吃了一惊,望着中年学者张大了嘴巴,不过她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。黛安看了看周围的乘客,还好,没有人注意她。为了避免惊动其他乘客,黛安把中年学者拉到一旁,轻声问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中年学者深深吸了口气,凑到黛安耳边小声说:“刚才我正在看书,我旁边的那个人突然解开安全带,弯腰把放在座椅底下的手提箱拿到膝盖上。我瞥了一眼,看见他打开手提箱,竟然拿出一枚手榴弹!然后他把头转向我,他戴着墨镜,我看不见他的眼睛,但是我能感觉到,他的眼睛正在镜片后面盯着我。他似乎是有意让我看见……他会不会是劫机分子?”“你真的看清了吗?那的确是手榴弹吗?也许是玩具什么的……”黛安还没说完,中年学者就打断了她:“不会的,我不会看错的,的确是手榴弹,我见过的。”中年学者的声音激动得高了起来,黛安把手指放到嘴边:“嘘,别声张!”黛安扫视了一下机舱,乘客们都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有的在闭目养神,有的在看书报,有的在看窗外漂浮的白云,没有人注意他们。黛安凑到中年学者耳边小声说:“我这就去向机长汇报,我们会处理好这件事的。你不要回自己的座位了,我再给你安排个座位。记住,一定要保密,先不要惊动其他人。”中年学者点了点头说:“我知道。”黛安把中年学者安置在头等舱的一个空位上,然后马上走进驾驶舱,向机长杰拉尔德·赫恩报告这一情况。听了黛安的报告,机长赫恩没有显出任何惊慌,他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用非常平静的语调问黛安:“那名乘客会不会是看错了?”“我看不会,我早就觉得20-D座位上的那个人有点儿古怪。”接着,黛安讲述了飞机还没起飞时发生的那一幕。“他会不会想要劫持飞机?”副机长肯特·欧文猜测着。赫恩没有说话。“要不要向地面汇报?”黛安有些着急了,不知道机长在想些什么。赫恩沉吟了一下,说:“嗯,先别着急,等弄清情况再说。黛安,你过去探探虚实,然后回来向我汇报。记住,千万别惊动其他乘客,你自己也不要表现出惊慌。去吧!”黛安点了点头,匆忙离开驾驶舱。黛安调整了一下呼吸,稳定了情绪,顺着过道向机舱后部走去,一边走一边为乘客服务,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。可是,还没等她走完头等舱,就被迎面走来的一名男乘客拦住了去路。这名乘客头发花白,身穿墨绿色上衣,黛安认出他是坐在19排上的一名乘客。“您有什么事吗?”黛安面带微笑地问道。这个人没有回答,他面无表情地递给黛安一个白色的大信封,黛安伸手接过来。就在接信封的一刹那,黛安感觉到这个人的手在微微地颤抖,她心里顿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。黛安瞟了一眼信封表面,一行令人心惊胆战的文字立刻跃入她的眼帘,顿时像钉子一样把她钉在了那里。信封上打印着一行字:“手榴弹的拉环已经拔出,手枪已经装满子弹。”黛安愣了一下,然后马上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她低声问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其实她心里已经猜出了十之八九。这名乘客凑到黛安耳边,低声说:“我后排的那个戴墨镜的人让我把这个信封交给你们乘务员,然后由你们转送到驾驶舱去。”黛安问:“哪个戴墨镜的人?是坐在20-D座位上的那个吗?”这名乘客点了点头。黛安马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她把这名乘客也安排到头等舱,叮嘱他不要声张,然后拿着信封匆忙走进驾驶舱。黛安刚走进驾驶舱,欧文就急急地问:“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你亲眼看到手榴弹了吗?”“噢,还没有。我还没走出头等舱,就有个乘客拦住了我,说20-D座位上的那个人让他把这个信封交给我们。”黛安说着,把信封递给赫恩。机长赫恩接过信封,眉头立刻拧了起来,显然他已经看到了那行打印的话。信封没有封住封口,赫恩打开信封,从里面拿出一张折叠的信纸。信纸里面硬硬的,好像还包着什么东西。赫恩把信纸展开,一个拉环掉了出来。欧文失声叫道:“是手榴弹上的拉环!”赫恩捡起拉环,拿到眼前仔细看了看,说:“嗯,确实是从手榴弹上拔下来的,不过看不出是什么型号的。”赫恩把拉环递给欧文,然后展开信纸。信的内容也是打印的,写得很详细。写信的人要求飞机改道旧金山,在旧金山机场降落,连具体使用哪条跑道降落都写得清清楚楚,而且要求距离飞机100码的范围内不得停靠任何交通工具。此外,他还索要50万美元的现金和4顶降落伞,要求给飞机加上可以飞行6个小时的燃油。所有这些都必须在飞机降落时送抵机场。信的末尾写道:“我们有手榴弹,有手枪,还有C-4塑性炸药。如果不照办,我们就炸掉飞机!不许向其他乘客透露消息。看完此信后,务必原物送回。”看完信后,赫恩将信纸递给欧文,语调沉重地说:“看来,我们真的是遇到劫匪了!”近几年来,劫机事件在美国已经成了家常便饭。自从1967以来,就赫恩所知,至少已经发生过大大小小100多起劫机事件。打开报纸和电视,经常能发现这方面的消息。有的劫机事件是恐怖分子出于某种政治目的所为,有的则是亡命之徒勒索钱财的一种手段;有的劫机事件可以得到妥善解决,有的则造成了大量乘客的伤亡,连机组人员也不能幸免于难。对于一名飞行员来说,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莫过于在自己驾驶的飞机上出现劫匪。赫恩从事飞行员工作已经10多年了,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,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,没想到今天这样的事也会降临到自己头上。六名机组人员和近百名乘客的生命已经攥在劫匪手中,只要他一撒手,后果不堪设想。而自己是一机之长,如何处理这件事都要靠自己拿主意,他突然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无比沉重,如果处理不好这件事,不光近百名乘客和其他机组人员会有性命之忧,就连自己也难逃厄运……正当赫恩思考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时,欧文突然叫道:“咦?我怎么觉得这件事这么熟悉呢?”赫恩和黛安立刻把目光集中到欧文身上。欧文拿着信又反复看了几遍,然后说:“你们知道大概四个多月前发生的一起劫机事件吗?有个名叫D.B·库珀的人劫持了西北航空公司的一架飞机,然后用事先打印好的指令索要赎金和降落伞……”赫恩一拍脑门,说:“我知道这件事,我看过相关报道,那个名叫D.B·库珀的人后来释放了乘客,然后跳伞逃跑了,警方现在还没有抓到他……嗯,劫匪的要求确实和他很像……”“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黛安用期待和信赖的目光看着赫恩和欧文。“机场的安检工作做得太不到位了,竟然让劫匪把手榴弹和手枪带上了飞机!”欧文显得很气愤。赫恩止住他说:“我们要冷静,现在还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。”欧文不吭声了。赫恩转向黛安说:“你现在马上把信还回去,顺路探探他的虚实,一定要弄清手榴弹的真伪。”“好的。”黛安答应一声,把信纸和手榴弹拉环装进信封,走出驾驶舱。黛安装作很随意的样子,一路向机舱后部走,一路检查机舱情况,询问乘客有什么要求,就像平常工作时一样。就要走到20排了,已经看到那个戴墨镜的家伙了,黛安的心不由自主地“咚咚”打起鼓来,她以前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她只能在心里不断告诫自己不要慌,不要害怕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黛安走到20-D座位旁,装作很随意地瞟了一眼。她看见劫匪左手放在腰间,右手拿着一枚手榴弹搁在大腿上。见黛安过来,他用左手撩起衣服的下摆,露出别在腰上的手枪,显然是故意让黛安看到。黛安装作什么也没看见,按照劫匪信中的指令,将信封还回去。劫匪伸出左手接过信封,倒出信封里的拉环,小心翼翼地安到手榴弹上,然后用西服的下摆轻轻盖住手榴弹。在这个过程中,劫匪一言未发,黛安也一言未发,但是他们已经心照不宣。还完信后,黛安转过身,顺着过道往回走。她竭力使自己保持镇静,不让其他乘客发现异常。黛安回到驾驶舱,向机长赫恩和欧文汇报了自己看到的情况。听了她的话,赫恩问道:“你能确定他的手榴弹是真的吗?”黛安点了点头说:“我看是真的,他拿得很小心。我觉得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在故弄玄虚。”赫恩沉默了,似乎在思考对策。欧文忍不住了,说:“他就一个人,应该很好对付。我悄悄过去,把他擒住,危险不就解除了吗!”黛安用担心的目光看着欧文,说:“你一个人行吗?这太危险了!”“我当过兵,制服一两个人应该不成问题。”欧文对自己很有把握。赫恩没有对欧文的建议发表评论,他转头问黛安:“你知道他们大概有多少人吗?”“这个,这个他没说,我也看不出来……不过……不过飞机上还有一名逃犯,不知道是不是和他一伙的……”黛安吞吞吐吐地回答。赫恩叹了口气说:“飞机上有这么多乘客,我们不能冒险。我们在明,劫匪在暗,我们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人,有多少武器,也不知道他们下一步想怎么做。他们都是些亡命之徒,如果把他们惹急了,拉响了手榴弹,后果不堪设想。我们不能让任何乘客受到伤害,一切要以乘客的生命为重,这是我们的职责。你们明白吗?”“那么,我们就这样妥协,任他们摆布吗?”欧文不甘心就这样被劫匪牵着鼻子走。“这不是任他们摆布。我们先答应他们的要求,然后随机应变,根据事态发展情况再作打算。你们看怎么样?”赫恩显然已经拿定了主意。欧文想了想,无奈地点了点头:“看来,也只能这样了。”接下来,赫恩拿起话筒,与航空控制中心取得了联系,告知对方自己驾驶的飞机已经被劫持,接下来要按照劫匪的指令,改道旧金山。此时,飞机正在科罗拉多州的滑雪胜地阿斯彭北面约15英里处向西飞行,飞行高度为3万英尺。机长赫恩要求控制中心重新确定坐标。得到新坐标后,飞机立刻掉转方向,向旧金山飞去。由于劫匪禁止向乘客发出劫机警报,赫恩不得不找借口通知乘客飞机改道的消息,他对着话筒说:“我们接到消息,飞机抵达洛杉矶时会有大雾,所以要改道飞往旧金山,请大家谅解。”赫恩的语气非常平静,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。他的话通过扩音器迅速传遍机舱的各个角落,立刻就在乘客中间引起了波动,但是这种波动很快就平复下去了。由于天气原因改道其他城市,这在民航运输中是很常见的事。大多数人对此没有产生丝毫怀疑。随后,机长赫恩将飞机上的其他机组人员都召集到一起,通报了飞机被劫持的消息,叮嘱大家要严守秘密,保持镇静,不能表现出任何恐慌,不能让乘客产生紧张情绪,同时要坚守岗位,尽力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。赫恩刚刚布置好这一切,劫匪又下达了新的指令。和前一次一样,他让后排的一名乘客将一个信封交给黛安。劫匪似乎已经记住了黛安的模样。黛安将信封拿到驾驶舱交给机长赫恩,赫恩打开信封,拿出里面折叠的信纸展开,只见上面有一行打印的字:“将后排的乘客全部移走,乘务员全部坐在最后一排。看完此信后,务必原物送回。”看来劫匪已经开始行动了。赫恩将信纸递给黛安,无奈地说:“按他说的做吧。”黛安走到机舱后部,将信封还给劫匪,然后开始转移后几排的乘客。虽然劫匪坐在最后一排,但是后面已经有好几名乘客看见了他手里的手榴弹,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他们都很紧张,正等着乘务员有所行动。所以,当黛安安排他们坐到头等舱去的时候,他们都很痛快地就站了起来。只有一个人没有动,就是那名逃犯。对于后排的其他乘客来说,他们对飞机被劫这件事还一无所知。当黛安安排他们坐到前面去时,他们都很迷惑不解,有人问黛安:“出了什么事了?”黛安只好撒谎说:“噢,没什么,为了保证飞行安全,我们需要重新分布载荷。”听了黛安的回答,有疑虑的乘客也都信以为真了。黛安不知道还能向乘客隐瞒多久。后面几排的乘客都转移到前面后,劫匪拿出手枪,强迫乘务员们坐在最后一排。至此,劫匪已经完全控制了这架波音727客机。这时候,飞机已经进入飞往旧金山机场的着陆航线。



首个劫机成功者,勒索20万美元后从3000米高空跃下,他的结局如何?

没有下文,当时警方下去搜寻并没有搜寻到他然后钱也没有流通进市场中,当时距离那场劫案已经过了很多年了。

迪斯苹果浏览器 猜你喜欢

影片评论